站内关键字搜索:
首页 > 作品展示 > 书法作品 > 韩天衡
  韩天衡  《韩天衡--印谱 65*38
65*38厘米
【作者简介】

韩天衡 : 1940年5月生于上海,江苏苏州人,号豆庐、近墨者、味闲。工书法、篆刻,国画以花鸟见长。作品曾获日本国文部大臣奖、上海文学艺术奖等。出版有《韩天衡书画印选》《中国篆刻艺术》等四十余种。所著《中国印学年表》获全国首届辞书评比奖。现为上海中国画院艺术顾问(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鉴定、收藏委员会副主任,上海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吴昌硕艺术研究协会会长,上海美术家协会理事,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简介 中国篆刻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家  韩天衡,1940年5月生于上海,江苏苏州人,号豆庐、近墨者、味闲。工篆刻、书法,国画以花鸟见长。自幼酷爱金石书画,从方介堪方去疾先生治金石及印学;从马公愚陆维钊先生习书法;从谢稚柳先生攻国画及美术理论。
        曾为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现为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篆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文联委员,上海美术家协会理事,西泠印社副社长。
个人履历
韩天衡,男,1940年生于上海,祖籍江苏苏州。
1946年,受父钧铭公训导,学习书法篆刻。
1960年从方介堪先生研习书法篆刻。
1963年师谢稚柳、陆维钊、方去疾先生。作品参加西泠印社六十周年展。
1981年任全国首届书法篆刻展评委,作品多次参加国家级及国际展览。同年正式调入上海中国画院为创作员。
1984年任副院长。
1985年,国画《吟鸟图》获日本国第十八届全国精选水墨画美术展优秀奖
1986年赴新加坡举办“韩天衡书画印作品展览”。
1989年被选为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1990年应邀于天津艺术博物馆举办“韩天衡书画印作品展览”。
1991年,书画印三件作品获中国美协、中国书协、西泠印社联办之“当代书画名家作品展览”大奖。被聘为上海交通大学兼职教授。书画印等作品四件被大英博物馆收藏。赴香港举办“韩天衡画展”。
1992年应邀赴日本静冈举办“韩天衡书画印展览”,并被授予静冈市荣誉市民。
1993年被选为西泠印社副社长
1994年出版《韩天衡画集》。
1995年所著《中国印学年表》一书获中华人民共和国首届辞书评比奖。
1997年止于是年,先后共撰写出版《中国篆刻艺术》、《天衡印谭》、《天衡艺谭》等著作十余本;出版《韩天衡印选》、《韩天衡书画印选》、《韩天衡画集》等画册十余本。
1998年获(95-95年)第四届上海市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
个人艺术(篆刻、书法、国画)
工篆刻,中国篆刻艺术大师。其金石篆刻拙中藏巧,动中寓静,自然含蓄,充分题现了雄,变,韵的情致,风格自成一家,被称作“韩派”,在当代印坛占有重要地位。
        国画大师刘海粟李可染,谢稚柳,程十发黄胄,陆严少,等用印多出自韩天衡手笔。曾受中国政府的委托,为上海APEC会议的各21国首脑刻印名章。作品曾获日本国文部大臣奖、上海文学艺术奖等;所著《中国印学印表》一书获中华人民共和国首届辞书评比奖。
工书法
       
他首创的“草篆”在典式篆书中大量使用了 草书的表现手法,从而赋予篆书以崭新的生命力,使篆书更富于运动感和节律美。
工国画
       
所作国画讲究笔墨意趣,由明清上溯宋,元,复又渗入当今特有的时代精神,表现出新古典主义风格。国画以花鸟见长。
个人点评
       
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副主任韩天衡在学术活动期间带着福州文联副主席林公武、福州市艺术馆馆长傅永强参观了杭州可承石雕艺术馆,他以国家一级美术师的眼光,对青田石的历史和现状进行了切中时弊的点评。
        韩天衡说:自从明代文彭将雕刻饰物的石材用来制石章,当时的文士骚客,如蓬从风,耕石不倦,从而开辟了我国篆刻史上的石章时代。倘要考察文彭“引进”印坛里来的石材,它的故里是在浙江的青田。青田石在中国印文化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是最早被引入篆刻艺术殿堂,最受篆刻家推崇、应用最广泛的印材
        青田石被选用于主流治印,是青田石的石性所决定的。因其石质细腻,脆硬合适,随刀刻划能尽得笔意韵味,使用青田石能集篆与刻于一体,两个过程均完成于印家一人之手。近代,青田石以其卓越的天然品质,渐渐托起了一个国际级的印学社团西泠印社。韩天衡对青田石极为推崇,他曾在《我所认识的青田石》一文中说:“以印材论,上品青田石本身即为艺术品,……毋论质地冻或非冻,石性皆清纯无滓,坚刚清润,柔润脱砂,最适于受刀听命,最宜于宣泄刻家灵性,因此青田石是印人中最中意,最信赖的首选印石。”
        韩天衡说,青田石是不可再生的稀有资源,与盛产巴林石赤峰市相比,在资源保护方面青田县比赤峰市差远了。作为江泽民赠送的国家礼品,韩天衡曾受命为参加亚太峰会的领导人治印,用的印材就是巴林石。赤峰市对巴林石的开采有组织、有步骤、有章法,对石矿该封的封起来,该保护的保护起来,甚至对已经流落市场的高品位巴林石,有的还采取回购手段。他们视资源为珍宝。相比之下,青田石的命运就没有巴林石幸运了,开采挖掘基本上处于无序状态。谁惜资源,谁得天下,谁有资源,谁得天下,将来肯定是巴林石的天下。
        韩天衡说:“印,执政所持信也。”古人为执政所持便于携带印信,就在玺印上方穿孔系上印绥佩于腰,这就诞生了最早的印钮。秦汉以来,印钮功能由原来的便于执捺系佩,进而成为权力大小的凭证信物的一种标志。元末王冕始以石刻印,印钮功能从实用性过渡到工艺艺术性。明代中期私印印钮朝微刻艺术的方向发展,逐步成为一种可以独立欣赏的工艺美术品。清代以来制钮名家辈出,无石不钮,惟妙惟肖的印钮雕刻艺术得以空前发展,自成体系,与传统的印章篆刻艺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韩天衡不无遗憾地说,靠印章篆刻扬名的青田石,而今在印钮艺术上却无所作为,青田没有留下一方好的印钮来。好的印钮都出自福建寿山,这跟青田县对青田石的定位有关,在寿山,最好的石头做印,在青田最好的石头做雕,在寿山最有本事的做钮,在青田,最有本事的雕件。
电影剧本与出版著作:出版有《中国篆刻艺术》(有日译本)、《中国印学年表》、《历代印学论文选》、《印学三题》、《篆法辨诀》、《韩天衡印选》、《韩天衡书画篆刻》、《秦汉鸟虫篆印选》、《天衡印谭》、《天衡艺谭》等,著有《书法艺术》、《篆刻艺术》、《画苑掇英》(合作)电影剧本三部。
艺术评价
书法
       
一位书学教育家,曾牵动千万只习字之手,升华千万人的书法审美情趣,千万只习字之手和千万人的审美情趣依然不离笔墨纸砚,并和韩天衡的书道墨论汇聚成壮丽的水墨轨迹、文化风景,这并不容易,可是韩天衡做到了。每次目睹书艺大展和上百学子舒心挥毫的书坛盛事,都有这样的感悟。一位文化人,以饱满的文化热情打动了一座城市、一个书坛、寻常百姓、千家万户,寻常百姓家以各种文化方式把这种文化行为化为城市的文化记忆、生活的文化积淀和书坛的延续历史,这并不容易,然而韩天衡做到了。每次在城市的文化律动、生活的文化风采和百姓的文化追求中发现了韩天衡的书论墨香及其文化滋润,都有这样的领悟。
        韩天衡先生生于1940年,出生于文人辈出的江苏苏州,耳濡目染于大家墨韵,潜移默化于书道帖学。韩天衡作为书法主体,他的书艺实践及其书道探索,已进行了成功的文化积累,给我们一系列深沉跌宕的文化启迪。
        书品与人品并重,为其一。胡问遂重书品,更重人品。他一生勤勉,从小在方砖上挥毫练字,把颜真卿的《麻姑仙坛记》放成径尺大字而日临百字;以“书不惊人死不休”而暗中自励;用四年时间临了颜真卿《自书告身》一千余遍;“为了谙熟技法,天天挥毫达十个小时,一天需用毛边纸一刀”。他真诚相待,在书房中常年挂上“严以律己,诚以待人”的自勉联;学生有求必有助,辅导之中见真诚;他把“率真”两字印上了《胡问遂书法集》的封面,以示书艺以“率真”为文化定向,他引领了“率真入书化质实”的艺术实践;当申城大型文化设施落成,他总是奉献墨宝以示祝贺。他以情动人,说得十分精辟:“书法艺术的高尚之处,正是在于一个‘情’字。这才是法外之大法,乃是艺术的真谛所在。这里寄语后学,切切不能忘记这一点。”他以情入书,虽厚凝雄浑却情真意切。他平和简静,孜孜以求而从容不迫,开拓“自家风貌”而水到渠成,险而不怪,平而不颇,聚墨不狂,结体不野。
篆刻
       
韩天衡的篆刻是一种强烈装饰的美。他自认为在秦汉工匠之后,从最自然处下功夫是很难奏效的,人工的气息未必一定与艺术相悖,倒是一定的刻意中包孕的自然之趣,使美显得更醇,更耐人寻味,而且更凝练。如果说丁敬身们与邓石如们的装饰是一种技法的装饰;而吴昌硕、齐白石则是从不经意处着眼,因而在某一意义上是有意无意地抛弃了形式美的表面效果的话,那么韩天衡则是想努力回归,再回到装饰中去。但这已经非复清人的装饰涵义了。兼通书画的条件,使他的装饰更倾向于形式——空间切割的精密与计白当黑的严谨;当然还包括出红流白的精心推度、一丝不苟。
        韩天衡的印章具有一种平面构成的意蕴,他的眼光不是古典的书法形式的,他好像在用一种西方式的形式观审着这小小的印面,但所采取的表现方法又是地道的中国味:线条圆润厚实;强调重心稳定;还有,则是一种信手的趣味。 

 
玉宝斋画廊
地址:山东省威海市文化路文化名居2-16号   邮编:264200
网址:www.ybzh.cn    邮箱:248736916@qq.com
一、店面画廊:0631-5200085    二、网上画廊:0631-5216369 18606311699   
设计维护:浩维网络    鲁ICP备06030922号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118号